謝謝你的存在

我所討厭的牢獄,以為無法逃出的寂寞,原來都有個人陪伴我一起。世界上,有一些事、一些感覺,我知道不止我,還有一個人和我一同經歷,亦只有我們倆能完全明白。

我有一個弟弟,比我小三歳。高中的時候,我因為一件小事和他鬧翻了,我很生他的氣。從此我們四、五年沒聊過半句。後來和好了,感覺卻很陌生,在家也只有打招呼和說再見。

去年十一月,我們全家到澳洲旅行,當時我常播放Adele的新歌《Hello》,第一句歌詞是「Hello, it’s me.」。和弟弟一起玩着鬧着幾天後,神奇地我們有了默契,當一個人唱:「Hello」,另一個人就會跟著唱:「It’s me!」。整個旅程中,我最喜歡是任何時候玩起這遊戲。

好想找回和弟弟愛的連結。打坐的時候,浮現了以前的回憶。小時候,父母有時會帶著我們,到酒樓去和好友打麻將,我和弟弟兩個人百無聊賴就在酒樓內玩耍。有時他們一打忘記了時間,夜深的時候,酒樓人去樓空,到處都關燈了。唯有幾組人圍著四方桌的房間亮著燈和間中傳來洗牌的聲音。

我看到自己回到這裡,酒樓兩層高的鐵閘已經鎖上,我仰頭看著高聳閘門,只能透過閘頂的隙縫看到外面的夜色。轉過身,我看到有個小男孩正在一台彈珠機前玩著。我走近他身邊,看到他一下一下拉著彈弓,卻沒有珠子被彈出來。銀珠子們一動也不動地停在門栓外。明明沒有錢幣可投,他卻玩得津津有味。

我所討厭的牢獄,以為無法逃出的寂寞,原來都有個人陪伴我一起。世界上,有一些事、一些感覺,我知道不止我,還有一個人和我一同經歷,亦只有我們倆能完全明白。

曾經,我好怕別人問起我有沒有兄弟姊妹。我怕我回答有之後,對方會問我弟弟是做甚麼的。我以為我弟是個負累。事實上,在點滴的時光中,因為有他,我才不會脆弱至窒息,因為有他,多難過的時候好像也還能過。

所以,有一晩,我叫弟弟一起到公園散步,我告訴他,我有多感謝他一直以來的陪伴。我們一邊逛,一邊聊了很多,包括之前錯過時光裏發生的事、給對方的肯定和祝福。

原來,我的弟弟是個怎樣的人,甚麼性格、學歷工作、志趣、婚戀,全都不重要了。你來到這世上,成為我弟弟,已經比足夠更足夠了。

感謝你的存在,弟弟!

 

(照片攝於二〇一五年十一月 澳洲 可倫賓野生動物保護區)

Advertisements

Published by

minajourney

When I was 22, I gave myself an English name "Mina". I picked it randomly just for the purpose of filling job applications. Some years later, I found that Mina in German means "Love". I am surprised that long before I'm fully conscious, I have chosen love to be my focus of life. Whatever happens and what choices have to be made, always go for love. This is Mina's journey, my journey of lov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