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的存在

我所討厭的牢獄,以為無法逃出的寂寞,原來都有個人陪伴我一起。世界上,有一些事、一些感覺,我知道不止我,還有一個人和我一同經歷,亦只有我們倆能完全明白。

我有一個弟弟,比我小三歳。高中的時候,我因為一件小事和他鬧翻了,我很生他的氣。從此我們四、五年沒聊過半句。後來和好了,感覺卻很陌生,在家也只有打招呼和說再見。

去年十一月,我們全家到澳洲旅行,當時我常播放Adele的新歌《Hello》,第一句歌詞是「Hello, it’s me.」。和弟弟一起玩着鬧着幾天後,神奇地我們有了默契,當一個人唱:「Hello」,另一個人就會跟著唱:「It’s me!」。整個旅程中,我最喜歡是任何時候玩起這遊戲。

好想找回和弟弟愛的連結。打坐的時候,浮現了以前的回憶。小時候,父母有時會帶著我們,到酒樓去和好友打麻將,我和弟弟兩個人百無聊賴就在酒樓內玩耍。有時他們一打忘記了時間,夜深的時候,酒樓人去樓空,到處都關燈了。唯有幾組人圍著四方桌的房間亮著燈和間中傳來洗牌的聲音。

Continue reading 謝謝你的存在

告別會計

分手前,會計你問我:「一恍七年,你從今以後要踏上另一條路。那你會不會覺得和我一起的這些年錯了?」我哭了,然後忽然破涕為笑,我說:「不會。因為人生的路從沒對錯。我現在下定決心去成為夢想,不因為那是對的應該做的,而是我明白生命中沒有『選擇錯了』。一切終將會帶我到想去的地方。」

辭職,除了公式化的辭職信,更重要的是給同事們的「致謝及告別信(Goodbye and thank you letter)」。

在上一段感情關係中,我學會了要好好說再見。(可細閱《勇敢告別》自行補腦)現在既然決定去做我熱愛的事,所以定要好好跟會計告別。

Continue reading 告別會計

夢想啟程(一)

我鼓起勇氣,一口氣跟他說:「對,我現在開放接受新機會。因為我決定要離開會計行業,去做我喜歡的事,我想寫作,我想成為作家。」他頓了頓,問我:「你真的不做金融會計了?」

我回答他說:「對呀!我真的決心要離開會計金融業,去做我喜歡的事了。」

最近我幾乎每天都收到獵頭公司的電郵,以及不少他們的電話,介紹我金融會計工作。每次說了一大堆之後,最後他們通常都會問:「Are you open to any opportunity now? (你現在是否開放接受任何新的機會?)」

第一次有人打來問我,我草草回覆:「電話快沒電,下次再談。」然後看到他再致電時,我特意不接聽。

第二次有人打來問我同樣的問題,我想了想,決定騙她說:「我現在並不考慮新機會。」接著,她問我為什麼。我有點驚訝又有點生氣,冷笑著回答「不想轉工也不行嗎?」她總結說:「那你一定很喜歡現在的工作。」

Continue reading 夢想啟程(一)

愛自己 Self love

我一直把「放下」放在未來,等放下的一刻出現。終於明白「go」更是動詞現在式,要放下,唯有當下,此一瞬間。I have been “letting go” in future, waiting for the time to come. Now I know, “go” is not just a verb, it’s also a verb in present tense. One can only let go at this moment, in the present and right now!

七天的retreat完了。第一日在山上的冥想和最後一朝的打坐一樣,深深感動我的,是愛。

「Let go」的「go」是動詞,我以前覺得「放下」是要向前行,然後在某一個將來,找到愛我的人就「搞掂」。

我的腦袋告訴我,要向外尋找愛,用力證明自己值得被愛。我誤會內在的匱乏,只有得到很多外面來的愛,才能填滿。

Continue reading 愛自己 Self love

遊走十和田湖 Peaceful and calming Towada Lake

沿路來到「乙女之像」,是由詩人兼雕塑家高村光太郎的作品,亦是十和田湖的象徵。最後我們回到休屋船碼頭,坐遊覽船到子之口去。十和田湖很平靜,岸邊青山反映到湖中成綠水,很美。We also visited the signature of Towada Lake, the Statue of Meidens afterward. Lastly, we went back to pier and took the cruise to Nenokuchi. The calming lake became green reflecting the trees, it was beautiful.

由奧入瀬出發,我們搭上第一班(上午8:35)往十和田湖的JR巴士。整程巴士都只有我們倆人,司機大哥相當貼心,一路上途經瀑布和溪流景點都會慢下車或是停下來方便我們拍照。

大約一個小時巴士,我們來到終站十和田湖休屋,先買好遊覽船票,還有一個小時的空檔,便四處行行逛逛。

Continue reading 遊走十和田湖 Peaceful and calming Towada Lake

勇敢告別

我想問她,怎麼那麼傻,一直在原地等我的告別呢。我又想跟她説對不對,我來遲了。剎那間,我明白,這一切我想説的我懂她也一定懂。我無聲地舉起手,輕輕揮動,再見了。

 

現在給你一台時光機,可以隨意回到過去的任何時刻。第一下想到的,你要回到那個時刻?

我做了這樣一個夢。我曾經以為我會回到和他初相識,就可以重新選擇,不曾開始就沒有完結。我又幻想過回去我倆甜蜜依戀的時光,我想有另一個機會可以盡情去愛他。我又悔恨過,如若我早一點發現他的變化,會不會可以挽回甚麼,甚至改寫歷史呢?

然後,時光機帶我回到了分手的那一夜,我們坐在公園裏。原來,我心底真正想要的,不是改變過去甚麼,只是好好跟過去告別。

Continue reading 勇敢告別

晨遊蔦沼 Morning walk in Tsuta

早晨的森林很有朝氣,旭日的光灑落在一草一木上、波平如鏡的湖沼上,就這樣安靜、溫柔,大家都自然地輕聲說話,生怕打擾到森林的寧靜。The morning sun light covered the woods, the grass and calming lake gently and peacefully. Everyone spoke softly not to disturb this quiet moment.

清晨四點天還未亮,睡眼惺忪一邊打哈欠,一邊打開露台窗戶,外面的涼風和溪流水聲都讓人為之一振 。

我們參加了酒店的「朝陽の森の湖沼めぐり」活動,查閱Google Translate,意思大概是「早晨森林沼澤之旅」。

Continue reading 晨遊蔦沼 Morning walk in Tsuta